我是哥哥的小迷妹

一个已经遭受了严重打击的女鬼

#私设结局

“我们赌一把,赌我们会再某个地方再相遇”



“你好,免贵姓沈,沈巍”抬起头望向眼前的人克制住自己想要将人拥入怀中的欲望“数学系办公楼?我可以带您过去”将那人带到新建的教学楼之后便很少说话,不敢望向他的眼睛。堂堂的黑袍使也只有在面对他时才会这样吧

第二次相见他和我说“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沈教授就有种相见如故的感觉”我听见自己极轻的笑了一声,还是一样的话呢!赵云澜,我们当然认识我们一起保护了海星,我们是最好的兄弟啊!张张嘴想将这话说出口,却被自己的理智压了下去,我听见自己说“谁知道呢”对啊!谁知道呢!在这个世界知道的只有我,你早已没有了海星和我的记忆,现在得你只是中华龙城特调处的处长啊!

     我和你交谈片刻你便要离开,我也只能答应看着你转身离开的背影眼中的情感不在死死的压抑住“你看,我赌赢了,我们再次相遇了!在一个陌生的世界相遇了”

         我贪婪的看着你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“愿这一世的我们在没有交集”低头苦笑了一番!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前世苦求不得的,今世再不去求,唯愿你从此健康长寿,安枕无忧,所有的险阻我来替你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好……你仍旧不记得我

写的什么玩意,就这样吧
#私设恶鬼


      夜色无边,寂静的路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慌乱的脚步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让这寂静的夜平添了一丝恐怖。

       “为何要跑呢?是你向我许了愿,我替你完成了愿望,你应该将你的灵魂乃至肉体都贡献于我的呀”黑暗中突然发出的声音,让那粗重的喘息更为的急促“不…不要,不要杀我,我可以给你钱,给你至高无上的权力,给你如花似玉的美人”周边传来了许多的恐怖的笑声“你的承诺必须兑现呢”那人似乎是想要逃,可是能逃到哪里去呢,我在那人看不见的地方笑了笑。啊!真是愚蠢的人类,怎么能向一个恶鬼许愿呢
    

       轻而易举的撕下了那人的手臂,喷涌的鲜血有几滴溅到了自己的脸上,伸手将脸上的血液抹去“真是肮脏而又腥臭的血液呢”有些无味的皱了皱眉头,又像是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低下头极为恶劣的笑了笑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在抬起头时发现那人又逃跑了“真的是不听话呢!这么不听话的玩具还是不要了吧”打了一个响指,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恶心的东西们立刻蜂蛹而上,听着不远处的惨叫声,优雅的掏了掏耳朵“嘛!如此肮脏的人类叫出来的声音也是如此难听呢”
 

         转身向来时的路走去,嘴里哼着不知名的调子,真是无趣极了!
        下一次去哪里寻找好玩的玩具呢!真是伤脑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I was born with glory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生来即是荣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en thousand ghosts submit to me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万鬼臣服于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ut there is no you in this world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可这世间无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I am a devil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身化恶鬼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Cross myself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渡我自己

#白话
#私设
#日记体(?)

      今日是我寻不到你的第七十二日,
   我寻遍了龙城的每个角落都未能找到你,地星也是!
     大庆他们也在跟我一起寻你,说来也可笑!你戒去的烟,我却抽上了!
   祝红说,现在的我与你太像了,我花了一万年将自己活成了万年前的你!又花了短短的七十二天活成了现在的你,或许是有了经验,将自己变成另一个你竟也不觉得困难!
   赵云澜,其实寻不得你我也不觉得痛苦!只是会有少许的心痛罢了!
     我辞去了龙大教授的职位,在特调处安了家,像极了从前得你
    对了,在寻你的时候我在一处地方看见了一种植物,当地人唤它们为月见草,我想在我寻到你之后定要带你来看一看,你会喜欢的
   断断续续的写到这里竟没发现我也抽完了一包烟!
    我的记忆好像也出了些问题,上一秒该做的事情在下一秒就忘记了,不过还好,我没有忘了你!
    赵云澜,我想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吧!我心悦你,在万年前便心悦你
     夜深了,平常这个时候你也睡了!
       我也睡了,明日还要再去寻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8102年xx月xx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巍笔

该动的,不该动的妄念我都动了!

很乱的剧又名《我想不起来自己是谁,却知道你是谁》

星海虫洞中,有一人缓缓睁开了眼睛,他疑惑的望了望四周“这是哪里?嘶……我是谁?赵云澜是谁?”那人有些痛苦的扶着额头,虽然一直努力的在回想!但是始终想不起自己是谁。
他不知自己为何出现在这里,也不知该如何离开这里“沈巍……不要……沈巍……啊……沈巍”这是谁?是谁的呐喊?他为什么会这么痛苦?为什么这个声音会出现在他的脑海里,沈巍痛苦的捂着心脏,像是感同身受,他好像体会到了那个人当时的痛苦。沈巍的眼眶突然就红了,像是要哭了一样,可是沈巍他哭不出来,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哭不出来,就像是他失去了‘哭’的这一权利。沈巍在虫洞中痛苦的蜷缩着身子,将自己的手咬的血肉淋漓,可是他却觉得这痛没有那心痛的万分之一。
不知为何,他被虫洞吐了出来,或许是连虫洞都嫌弃他这个没有任何记忆浑身是血的男人吧,他站在原地,眼神无措。这个世界对于沈巍太陌生,他没有归途,没有目的地。
沈巍就那样茫然的走着,在路过一个街道时,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画面“沈教授?我?我没事,老胃病了!我不去医院,你送我回家吧!我家里有药”沈巍呆呆的站在原地。这是谁的声音?他是谁?为什么我如此迫切的想见到他?我想拥抱他,我想告诉他,我没有失约,我回来了!可是这人是谁?我怎么才能找到他?
“老大,您别说了!我们已经找了沈教授很久了,他怕是……老大!老大,你别挂电话,我看到沈教授了,,他就在音……”林静的话还没说完,电话就被挂断了。他望着手机低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“沈教授,这些日子你到哪里去了?老大他都要急疯了”沈巍紧皱着眉头看向林静“你是在同我说话?你认识我?我是你口中的沈教授?”林静愣了,他莫名的有些恐慌,如果赵云澜知道沈巍失去了一切的记忆,赵云澜会不会崩溃,会不会做出一些不敢想象的事情。林静突然就不想让赵云澜过来,这样他就不会崩溃,可是……迟了
“林静,沈巍呢?沈巍他……”赵云澜眼神一转,看到那个处于阴影之中的人突然就愣了!赵云澜快步走到沈巍面前,伸出手想触碰他,却又害怕会碰到他的伤“沈巍!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!你他妈去了哪里?啊?你知道劳资有多担心嘛?劳资需要你救嘛?你他妈的自作多情什么,啊?”赵云澜情绪失控的喊出这句话后,眼眶突然湿润,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,他用手擦去眼泪,但是却越擦越多“你,你别哭,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,但是我总觉得我对你有种刻入灵魂的熟悉,你莫哭,你不该为我而哭,不值当的”
赵云澜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“你不记得我了?沈巍我告诉你,这个玩笑不能开知不知道?”赵云澜不知该说些什么,脚软的蹲在了路边“你怎么能忘记我?你怎么能忘记我呢?”沈巍看着眼前的人,有些无措的想要上前安慰他,却在下一秒跪在了地上,他的头很痛,有很多的记忆涌现出来“赵云澜,好久不见,我回来了!虽然我还是不知自己是谁,但是,我好像知道了你是我最重要的人”沈巍站起身,走到赵云澜的面前对他微笑着,可是他的眼角却还是有泪滑过
“一约既定,万山无阻,我答应你的没有食言!我回来了”
赵云澜呆滞的望向了沈巍,努力的扬起嘴角“回来就好,你所做的那些我都不气了,你别再离开我了,沈巍”
沈巍闻言,苍白的脸上扬起了一抹微笑,对着赵云澜伸出了手“带我回家吧!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”

不是恋人又怎样,只要你还在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!
  
“有种关系叫做守护,它比爱情更纯粹,比友情更热烈,比亲情更伟大。不知道在我们的一生里,有没有机会拼尽全力,守护我们爱的人,与他们执手道短长,炉边唠夜话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――郭长城

看了镇魂写的,写的不好!莫怪!还请多多指教

#ooc
#自述渣

       我是谁?我是沈巍,自大不敬之地而来,因那人左肩魂火而生,初见他时,我刚降世,眼中不辨黑白,只余那一抹青!
       我自出生就知道自己是什么,我踏遍这山山河河就只为了问那人一句“什么才算生命”
         后来,我在邓林边遇到了你,可那些我酝酿了很久的话在见到你的那刻说不出了!那时的我还不明白什么是情!只是想要跟着你,我跟着你走遍这山河大川,又走过了哀鸿遍野……从昆仑到邓林,再从邓林到蓬莱,你带我看见了许多东西,我依旧懵懂,而你却越来越沉默!

     我看着你接过重任,我看着你抽筋扒骨,我看着你强升了我的神格,让我接过了那十万山河!即便我知道你是为了护我,可我心中还是有怨!我又看着你死去,我去求了神农让你入了轮回,就算是再不能相见我也甘愿!

    后来,因为某人的设计我与你见了面,自此我与你之间便一直在纠缠不清。
  
     与你在一起后,发生了诸多事情,呵!即便有很多事情都是我在算计着,但是,你终归还是我的,我没输却也没赢。

      你那样的聪慧,又怎能不知我在算计什么!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大封还是破了,我兑现了我对神农的承诺!在死去的那一刻,我抹去了你的记忆,我终究还是不舍你与我一起赴死!

       最后,你恢复了身为昆仑君的记忆与力量,而我有了三魂七魄~

      你看,最后,就算是死亡也没能将我们分开!!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叫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嵬,山鬼嵬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嵬?但也应景,不过这名字着实小气了一点!你看这连绵起伏的大山,着实大气,不如改叫‘巍’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别的东西也有,只是你可能大多都看不上,只有这一点真心……你要是不接着,那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,惊鸿一瞥,乱我心曲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我看上了就是我的,其他都给老子完蛋去!”